凯迪

发现信息价值
立即打开

燎原:辽阳铁合金厂的改制过程和工人的反腐维权斗争

老田

老田

2004.11.22 10:27 发表在 猫眼看人

燎原:辽阳铁合金厂的改制过程和工人的反腐维权斗争

来自“乌有之乡网站”(www.wyzxwyzx.com)


2002年3月,正值北京召开两会期间,辽阳市爆发了大规模工潮。这是一次以铁合金厂工人为核心,有十多家改制工厂参与,上万名工人参加的游行示威活动。工人们肩扛毛泽东画像,高举"罢免龚尚武,解放辽阳市"的标语横幅,要求中央惩治地方贪官污吏、保护国有资产以维护职工基本权利;抗议辽阳市政府一小撮腐败分子包庇企业贪官、合谋私分国有资产和欺骗、压迫工人的种种行为。抗议行为自3月11日至20日共持续九天。最后在被腐败黑恶势力控制的辽阳市政府出动武警和公安,先后抓走姚福信、肖云良等4名工人代表,并给肖和姚罗织了"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后,将工人的反腐运动强行弹压下去。
这次辽阳工潮是我国建国以来发生工潮规模较大的一次,它反映了工人阶级对国企改制方式的不满,以及对由此造成的贪官污吏横行、国有资产大量流失和工人劳动及生活基本权利被剥夺等后果的愤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宪法》赋予公民团体言论、集会、结社等自由,但《集会游行示威法》却规定,不经批准,擅自组织集会游行示威活动属违法行为。连续多年的斗争,工人是了解这种行为所产生的后果的,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呢?
在3月17日工人代表姚福信被秘密抓捕后,激起了工人更大的抗议浪潮,致使20日又有三名代表肖云良、庞庆祥和王兆明被抓捕,随后工人生活区布满"白色恐怖"。在后来的日子里,工人抗议示威依然不断,最终迫使当地政府为避免自己的腐败事实被中央查办,一方面罗织政治罪名将工人骨干重罪判刑;另一方面,挥泪斩马谡,将铁合金厂近年四任厂长经理以"渎职罪"判刑或革职,偿还了数以亿计的拖欠职工的包括工资、劳保等项的大部分欠款,连一些久已拖欠的、个别老工人至死也不报偿还希望的大笔医疗费这次也一并偿还了。
这是工人的胜利吗?相比不斗争的、斗争不彻底而导致完全失败的工厂,他们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验证了工人只有团结斗争才能维护自身利益的真理。但是,他们的工厂没有了,已经被私有化了;辽阳的腐败势力依然存在,依然在为所欲为,依然在蚕食其他工厂。在一个共产党执掌政权的国家为什么会容忍这种状况的存在呢?是什么原因导致工人阶级今天陷入这样的困境的?本文试图在呈现辽阳铁合金厂工人斗争的过程中来探讨这一问题。

一、辽阳事件的前因后果

辽阳铁合金厂始建于1956年,是在小作坊的规模、技术上靠手工业操作、生产工具十分简陋的条件下,经过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建立起来的。在后来的日子里,辽铁职工充分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完全靠自己艰苦奋斗,终于把辽铁建成颇具规模的现代化大工厂。到80年代,已经是一个拥有固定资产3.3亿、国有职工7100人、集体职工1200人的大厂。它曾是辽阳市的利税大户,80年代鼎盛时期一年上交利税上千万。在当时的全国合金行业里,有"外学邯钢,内学辽铁"的口号。
90年代以来私有化进程大大加快,辽阳铁合金厂也毫无例外的成为各级官僚争相瓜分的对象。自从范一成A任厂长以后,以他为首的一套领导班子以各种非法手段对工厂巧取豪夺、对职工残酷剥削压迫;其后的厂长刘俊基、李占刚、赵伟也继续欺瞒职工,在市政府个别官员的大力支持和警察局的密切配合下共同完成了抢夺工人劳动果实、瓜分国有资产的犯罪过程。

1.1993-1998年,铁合金厂在范一成任厂长期间开始走下坡路
1993年3月7日,原厂长李志忠离任,范一成任辽阳铁合金厂总经理。1994年,在范一成的策划下,辽阳铁合金厂进行所谓的"中外合资"。范一成先拿铁合金厂的50万元资金到香港注册成立亚洲矿业总公司,回过头来再同铁合金厂搞合资。如此偷天换日之后,范一成摇身一变为辽铁与亚洲矿业总公司的双重代表。1998年辽阳市委批准范一成辞去铁合金厂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职位,却保留其党委书记、外商代理人、硼合金厂B经理职务,同时市经贸委聘范一成为铁合金厂"顾问"C。
辽宁省纪委主办的《党风月报》在运动过后关于范一成被捕的一篇报到中说,范一成离任时,有老工人含泪拉着范的手不舍让他离去。而事实上呢?在范没有交待清自己的渎职和腐败事实前,工人们根本不让他金蝉脱壳,摆脱责任。工人们也就是从此时开始了慢慢上访告状的路。那么,范一成在铁合金厂究竟干了些什么呢?
范一成刚上任时,辽阳铁合金厂是一个兴旺红火的成功企业,范离任时却是一片衰败景象。究其原因既同时代大背景D密不可分,同时也有铁合金厂的具体表现:概括起来就是千方百计瓜分国有资产、剥削压榨工人无所不用其极;工厂管理混乱,跑冒滴漏不可控制。
1993年以前厂领导班子比较廉洁,范上台后进行大换血,腐败问题从此不可遏制地发展起来:财务极其混乱,分厂帐务不经过总厂,制造假单据、销毁财务帐E;亏损报赢利F,偷逃巨额国税;在大连、广州、福建莆田等地设立分厂和分资机构,大肆瓜分总厂资产;变相克扣工人工资,给中层干部、分厂厂长、工段长发年薪G;各个部门、分厂都有自己的小金库,甚至连保卫处都有权力雇人卖合金产品H。1997年,火车运货到大连,3车皮共计180吨的锰铁合金产品丢失,每吨价值4000元(现在12000元)。更为离谱的例子是,范一成等人用公款购买27台轿车,付钱却没有得到车,不但车、款无人问津,连前去办手续的一台东风车也随买车手续一起丢失。……如此荒谬的事件不胜枚举。就连官方媒体也承认"在范一成主政期间,铁合金公司管理粗放、账目混乱等问题让人惊心动魄。在企业资金十分紧张的情况下,港商刘义东长期拖欠铁合金公司货款7365万元竟无人过问;银行与企业之间的未达帐款多达2500万元;原材料亏库1570万元;未经批准擅自核销产品451万元。如此算起来,铁合金的国有资产流失和损失将达到亿元以上。"I而实际上国有资产的流失远不止此。
辽阳亚矿铁合金有限公司广大职工交给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控告书》中指出,单在辽铁破产过程中,被非法侵占、贪污、私分的国有资产就有21089万元:(1)辽阳亚矿铁合金公司外商依法应承担风险及亏损8000多万元;(2)隐匿资产、转移资产(五小公司、工厂)2980万元;(3)破产行贿(张强主办)30万元;(4)银行往来未过帐3600万元未清理,宣布破产缺少法律依据;(5)利用合资和进出口便利条件变相贪污1500万元;(6)进出口公司偷漏国税2000万元;(7)违法提款74万元;(8)贴包铁约2000万元;(9)应收帐款跳点损失约1000万元;(10)中级法院抢矿(明抢)损失300万元;(11)中级法院暗抢395万元(辽阳铁合金集团欠冶金部下属某私营企业204万元、该企业欠辽铁199万元的经济纠纷案中,辽阳市中法审理时,竟判辽铁赔偿对方400万元,真是--别人欠国企的可以,国企欠别人就不行--体现了"抓住机遇,私分国有资产"的精神实质);(12)亏损报盈利多分奖金200余万元;(13)铁法硼合金转移资产200万元;(14)购料回扣800余万元(含佣金)。
以范为代表的管理者们在肆无忌惮巧取豪夺国有资产的同时,对工人步步紧逼,企图榨干工人的最后一滴血汗。范在职期间,美其名曰减员增效、提前假退等,共裁减干部50人、职工1500人,全厂由原来7000人减到5000余人,其中原有青年职工2000人被减掉2/3。到1998年,只剩下一个分厂维持生产。从范任厂长起,职工各种福利被全部剥夺,工厂也不给职工设置任何娱乐设施。此外,1995-1998年,工厂的党组织生活全部停止。
厂方在中外合资的问题上做文章,提出"外方投资很多,但长期无回报",所以只有拿铁合金厂职工利益做补偿。1994年开始欠工人2个月工资,1996-2000年一直欠,工人最多被欠22个月工资,最少被欠10个月,很多职工甚至科室干部也只能勉强维持生存。同时,工厂在工人工资中扣除养老保险,却从未交至保险公司;医疗保险也长期不给报销。总计共欠职工工资1600万,养老保险2700万,医疗费200万。

2.1999-2001年,工厂被非法破产
1999年,经市委、经贸委任命,刘俊基(原二把手)担任总经理职务。刘俊基上任伊始便向工人许诺:哪个月不能给职工开工资,哪个月下台。1999年,刘保了11个月的工资,12月的未发。
据工人们说,破产实际是当时的辽宁省省长、腐败分子张国光J授意搞的。2000年春节时张来辽阳,不管铁合金厂的资产、债务对比情况以及经营状况如何,指示铁合金厂应该分离重组。开始市委书记陈世南不同意,后张又派秘书来辽阳开秘密会议,再次要求破产。2000年初,李占刚K受市委、经贸委的委托,出任辽阳铁合金厂厂长。他一上台就假惺惺的表示"要同工人同舟共济",当时到会的机关干部100多人听了都很振奋。但良好的愿望换来的只是一场空欢喜。一年过后,分厂全部停产,全年亏损8900万元。2000年年底,李占刚要离任,铁合金厂职工要求召开大会,李占刚拒不参加。工人代表肖云良气愤地说:"把李占刚带上来!"几名职工当即去经理办公室把李占刚带到会场。李在大会上慑于群众的压力坦白说,上面派他来辽阳铁合金就是来搞破产的。随后,四分厂厂长赵伟被任命为一把手,被职工们戏称为"末代皇帝"。
2001年1月5日,张国光再次到铁合金厂现场办公,说:这样的企业怎么能不破产?2001年9月,厂方开会讨论破产问题,准备11月5日宣布铁合金厂破产,由厂领导、工会通知职工开破产会,但福利待遇都不予解决。开破产会的时候,市工会副主席苏×前来劝阻工人,竟然胡说什么"破产是市领导关心铁合金厂职工",被肖云良轰下台去。本来工厂管理者决定当天就要发票、投票,后由于工人不配合而不欢而散。于是辽阳市委不得不出面到铁合金厂开新闻发布会,纪检委书记刘大民说铁合金厂有9个腐败分子,表示要对他们进行处理,想以此说服工人同意破产。但名单上的腐败分子大部分是中层干部,对范一成等厂领导的问题却绝口不提。工人因此不买帐,认为这是"只打苍蝇、不打老虎"的敷衍行为,坚决不同意破产。
在这种情况下,辽阳市政府开始采取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为了骗取工人投票,市政府对工人承诺将264元/月的工资在假退后涨到300余元/月(事后并未兑现),一些职工为了假退参与投票赞成破产L。2001年10月,辽阳市政府派到现场94辆警车、300多名警察,把职工代表分成13个区进行投票。此前一天,由于怕工人们闹事,市政府已派警察先抓了肖云良等4个职工代表,直到投票结束才放回。李春杰等职工推举的监票人,也被警车堵在屋子里不许到现场监票。警察对李春杰扬言:"出门就抓你!"警察强迫代表投票同意破产,只要有人投不同意票马上被撕。5分厂的一个点有16人投票,15人不同意、1人同意,计票结果却变成了15人同意、1人不同意。公布的结果说投票超过职工半数,但事实上投票结束甚至没有数票,根本不可能有结果。工人当时就聚集在投票处,要求核对投票结果,被市政府的工作组拒绝。破产就这样被"投票通过"了。
根据《破产法》的规定,必须先审计后破产。10月底,市委派出40人小组来铁合金进行资产、财务审计工作,半个月没有任何结果。工人代表李春杰提出要一起参加审计,结果3天就被赶出来了,因为他原是中层干部,懂的太多。这样的审计,其结果可想而知,未审计出任何问题。而另一些中层干部,包括工会主席,有40多人,整天向工人宣传破产好,结果这些人现在还在上班,成为私有化后企业的"小把头"(例如铁合金厂原财会王恩成向公安局上交70万,被宽大,现在当上了财务副处长,与现任财务处长刘俊佼买下了价值300多万元的原铁合金厂车库)。
2001年11月23日,在辽阳市中级法院某个不为人知的小会议室,铁合金厂厂长、辽阳市领导秘密宣布破产,会上说要搭上1994年中央颁布的59号文件的快车,这是末班车,必须赶上,否则破产的好处就都没有了。会议象征性的让一名工人参加,报道中说,这名职工代表全体铁合金厂工人赞同破产,但辽铁的职工代表们事先根本不知道此事。破产报告是市委、市政府写的假报告,市政府派硼合金厂副总经理张强到北京花30万打通关系才获得国家经贸委的批准。铁合金厂职工们几次要求公开报告内容都被市政府拒绝(严重违反《破产法》的规定),直到现在仍未公开,工人也一直没有看到。
实际上,辽阳铁合金厂的破产完全是违法的:
1、《破产法》只适用于国有企业(第2条:"本法适用于全民所有制企业。")而铁合金厂是中外合资企业,不适用《破产法》。
2、《破产法》第20条规定:企业破产前"企业整顿方案应当经过企业职工代表大会讨论。企业整顿的情况应当向企业职工代表大会报告,并听取意见。企业整顿的情况应当定期向债权人会议报告。"而铁合金厂破产未经职工代表大会讨论,属违法破产。
3、铁合金厂并未资不抵债,不符合破产要求。铁合金厂实际固定资产5.8亿,亏损3亿多。而辽阳市谎报给国家经贸委为资产3.3亿,亏损10.5亿。而市里在铁合金厂老干部会上又说亏损7.5亿。1999年为谋划破产,厂领导又勾结市审计局和财政局,将6000万元亏损谎报为9000万,偷逃国税。

3.工人的反抗和反腐运动的发展
由于范一成拖欠工资,工人开始向工厂讨要工资,从单独找工厂逐渐转变为群体行为。到1998年,只剩下硼合金厂分厂进行生产,职工们找范一成要工资,身为厂党委书记的范居然答复说:"共产党欠你们的,我不欠!"
从1999年初开始,工人多次到市信访办、检察院、法院、市经贸委、纪委、市政府、市委等机构反映问题,但根本得不到解决。于是同年工人开始大规模到市政府请愿(每次30人、50人到几百人不等),要求偿还拖欠工资和养老保险,有几次工人打出了"我们要饭吃!""欠债还钱"等标语。市政府始终玩弄瞒、骗、恐吓、威胁的手段,推托敷衍。
1999年5月15日下午3点左右,工人就拖欠工资问题同厂方谈判破裂。因为工厂大门紧邻公路主干道,越来越多的人自然堵塞了交通,政府派来近百辆警车和大量警察,结果造成与工人的对峙。16日凌晨时分,警察为阻止三位15日刚选出的职工代表肖云良、庞庆祥和陆然继续演讲,决定抓捕,结果一抓一护,激化了矛盾。警察喝令工人20分钟内退出现场,抓走了三位代表。在这种情况下,3000余愤怒的工人直接向当地政府办公地进发,要求政府放人,答应工人的条件。途中有些工人坚持堵塞铁路交通,想要中央知道,最终被老工人阻止。队伍早晨到达政府门前,政府答应补发在职职工2个月的工资,退休职工10个月的退休金。由于政府经常出尔反尔,所以工人要求限期补发并立字据,结果造成僵持。直到16日晚10点放了三个代表并答应立即补发工资退休金,工人方才散去。
2000年正月初八(2月12日)的请愿又是较大的一次。那天早上8点,铁合金厂1000多名职工聚到市政府门前点燃鞭炮。市政府派出11名官员,工人派出12名代表进行谈判。一名市委副书记假意许诺市委马上开会讨论铁合金厂的问题,并马上解决拖欠的职工工资、医疗保险,糊弄工人们回去,结果仍是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工人们无数次到市政府和省里反映问题,得到的只是层层推脱,无奈之下,工人们决定到北京上访。从2000年6月9日起,前后五六次到北京上访,先后到过中纪委、监察部、人大、劳动部、高法、高检、国务院信访办等部门。第一次上访带回两封信,一封是中纪委写给辽宁省纪委的,工人们等了一个月,辽宁省纪委没有任何回音;另一封是带给辽宁反贪局的。而在反贪局办公室,两个年轻人穿拖鞋接待了铁合金厂的职工。正如两个青年的无礼所预示的一样,那封信也石沉大海。
2001年工人也一直在上访(全年共上访4个月),但拖欠的工资、养老保险始终无法兑现,终于把工人逼上街头。2001年4月,辽阳铁合金厂职工第一次游行,堵住道路要工资。庞庆祥、肖云良事后被抓,监禁24小时。5月17日传出了铁合金厂将要破产的消息,辽阳市中级法院听说后,迫不及待的公开抢劫国有资产。原来辽阳市公共汽车公司欠法院债务、辽阳铁合金欠公共汽车公司债务,经转债方式辽阳铁合金欠法院197万。在中法密谋下,中法执行局局长卢井汉动用黑社会到辽阳铁合金厂抢矿。当晚9:40,大量翻斗车(装载量150吨)强行开进铁合金厂,抢走价值760万元的矿石。而工厂保卫处长、工会主席事先竟也毫不知情。5月18日,4000多名愤怒的工人到市政府情愿M,市长孙远良出来见工人,许诺将所抢矿石异地封存,一周之内将此事调查清楚。但事后无任何结果,没有人对此事负责N。
2002年2月28日(已宣布破产3个月),铁合金厂到了开工资的日子,正常情况下每个职工每月180元最低生活费,但厂方突然宣布不再支付了。工人们去找破产小组组长张照宏(此人原属法院系统),没有找到;6名工人到市政府,经贸委主任说国家政策规定,破产后生活费只发3个月。当工人们问及破产时做出的补发拖欠工资的承诺O时,经贸委主任说自己不管。恰逢两会期间,龚尚武在北京的人大会场接受辽宁省电视台采访时说:"辽阳市有下岗的,但没有失业的,下岗职工每人每月280元生活费。"P这件事给工人们本来就异常愤怒的情绪上点了一把火。在这种情况下,辽阳市的工人们被迫团结起来。3月5日,在老工人的带领下,铁合金厂职工在赵伟的办公室召开第一次职工代表大会,100多名代表参加;3月8日再次召开代表会议,确定11日游行请愿。事先在全市广为散发和张贴了四张说明事实真相的布告:《罢免龚尚武,解放辽阳市--致辽阳市人民各届同胞书》、《反腐告御状 四年无结果 工人受迫害 书记要做主--致中共中央江泽民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辽阳腐败横行、省长应该私访--致辽宁省长薄熙来的一封公开信》、《政府说话不算,工人要求兑现--致市委、市政府、破产小组公开信》Q。

有启发就赞赏一下

赞赏楼主的人

0 0

正在更改排序... 加载失败,点击重新加载
凯迪 这里启发深知、这里产生共鸣 都翻到这儿了,下载个凯迪吧 下载

分享:

打开凯迪APP,查看更多跟帖(4)

老田 老田的其他帖文

相关阅读

更多好看内容

加载更多...
不过瘾?!打开凯迪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