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

发现信息价值
立即打开

我们为什么挨饿?

作家天佑

作家天佑 原创作者

2020.09.19 11:26 原创发表在 文化散论

写了系列回忆小时候的文章,提到小时候挨饿,我也提到了我们挨饿的原因是农民生产的粮食都交了公粮。关于公粮,我比别人更有发言权。因为我爸上过几天中学,所以在农村算是知识分子,当过一阵子小队会计。我爸小队会计,会经常在家里记账,而他记账有时偷懒,就让我记,于是,有些东西对我来说记忆犹为深刻。

大家记得我以前写文章说我家北墙那里放了一个琴桌吧?所谓的琴桌就是东北人对办公桌的叫法,我们家里的是一个一头沉。所谓的一头沉就是一边有抽屉,另一边没有。那时候,两头沉的办公桌得是大队书记,公社书记这类有资格的人才能用的。像我爸这种连编制都没有的“干部”,家里能有个琴桌那就是相当不错的了。

因为生产队的队部什么人都去,所以并不安全,所以,生产队的帐就放在我家里,我爸给所有抽屉都上了锁。隔一段时间公社下来查账,我爸就很紧张,生怕出什么事。但是,因为他谨小慎微,所以,一直也没出过啥事。

明细账流水账库存账这些他从不让我记,他让我记的账都是大帐,就是他账目上分类后形成的总账。粮食这块我记得有很多名目,什么公粮,什么余粮,什么三超粮,拥军粮,中字粮......等等。那么,这些粮的具体意义是什么?我问我爸他也说不清。



不过长大后,我自己琢磨明白了。所谓的公粮其实就是地租,那么公粮和口粮的比例是什么?大约是“劳七人三”,也就是说只有三成的粮食可以成为社员的口粮。其实,如果按照这个比例,我们也不会挨饿,因为东北人少,地多。像我们生产队一年最少也要打三十多万斤粮食,按三成的比例分配给农民那也是九万斤。对于我们来说,那是吃不了的吃。

可问题是,除了公粮以外,还有余粮、三超粮、拥军粮、忠字粮呢?什么是余粮,就是粮站向生产队购买的粮食,这个跟公粮不同,公粮是白交的,但是购粮却是要给钱的,不过是按所谓平价给钱。说是平价,其实就是只给一点点钱。那么,是什么是三超粮呢?三超粮就是超出公粮、超出购粮、超出口粮的部分,由国家粮库征购,价格比粮站给生产队的余粮价格略高一点,其实也没多少。实际上,这样农民已经没啥粮了。可是,在此基础上,还要交拥军粮和忠字粮。这样,各种明目下来,农民手里的粮食就没啥了。

我记得清清楚楚,我们小时候每人每年的粮食分配量是四百斤,其中包括玉米、小麦、高粱、谷子、黄豆、糜子等等。大家要注意,这可不是纯粮,而是带壳儿的。一般生产队有老式的风车和石磨脱壳,但是,有些东西譬如小麦或者要吃玉米面儿必须把粮食送到大队米厂去粉碎。这样下来,四百斤毛粮按七扣(70%)算,也才270斤。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这点粮食怎么够?所以,这就需要我们的自留地来补充,可是,社员的自留地大部分要种土豆,白菜、萝卜这类的蔬菜,能种粮食的部分很少。所以,粮食天然就不够吃。

记得有一年,公社组织人批判一个反革命。他是咋攻击的呢?他说,我们过去只给一个地主交地租,现在却要给国家、公社、大队三家交地租,农民还是佃户,俩鸡巴熬汤一个屌味。开完批斗会后,民兵押着他游街,游到我家门口,我奶奶让我给他碗水。我回来很不解?问我奶为啥要对反革命这样?我奶说,小孩子,你少问。后来想想,可能是我奶觉得他说的只是实话吧。

后来,我听一个根正苗红的老农民说。其实现在交公粮比以前给地主家交的多多了,而且再加上义务工、积累工等等,又不许搞点副业收入,说是资本主义道路,要退赔,要批判,日子比光复前苦了不知多少倍。可令人奇怪的是,他这么说咋没成反革命呢?

因为粮食紧张,那时有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农村人结婚都是在冬天,为啥在冬天?因为娘家会多出来这闺女的几个月粮食。我小时候的记忆底色就是饥饿,似乎总是饿。为什么饿?那就是为了支援亚非拉,农民手里的粮食所剩无几,道理就这么简单。

只有当你真正了解了那个时代的中国农村和农民,你才会知道我们曾经经历了什么。令人吊诡的是,现在整天哭着喊着想回到那个时代的,居然都是那个时代的底层,普通工人,普通知青,普通农民......用他们的话来说,那是个最平等,最幸福的时代,工人农民都扬眉吐气。事实真是那样吗?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作为小队会计的我爸,偶尔会在半夜从生产队仓库背回十斤八斤小麦或者黄豆,虽然不多,这也让我和弟弟饿得轻点,按理说,我更有资格比他们有幸福感,可是,我为啥一点幸福感没有呢?


有启发就赞赏一下

赞赏楼主的人

4 0

正在更改排序... 加载失败,点击重新加载
加载更多
凯迪 这里启发深知、这里产生共鸣 都翻到这儿了,下载个凯迪吧 下载

分享:

加载下一页跟帖 打开凯迪APP,查看更多跟帖(18)

作家天佑 作家天佑的其他帖文

更多好看内容

不过瘾?!打开凯迪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