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

发现信息价值
立即打开

秋日的遐思

秦耕

秦耕 原创作者

2019.10.30 12:45 原创发表在 猫眼看人

秋日的遐思

秦耕




在生命生成之时,如果允许生命个体以按键的方式,自主选择未来自己的生命形式,那么我宁愿自己是一只鹰隼。

这样我只要远离人类,就没有天敌。我每日蹲在一处崖顶,冷漠地俯视地面上食物链之间的环环追杀。蹲的时间久了,我就到空中毫无目的地盘旋一圈,类似人类的傍晚散步。然后又降落在另一块岩石上,继续打盹,梳理羽毛,享受孤独,或者梦想自己的晚年。

直到那天肚子实在饿得受不了时,我就一个俯冲,然后借助逆流升空,用我的复眼,从3000米高空将地面以厘米做单位划分为网格,逐格扫描,选一种适合当日口味、分量适中、肥瘦配比的移动食物,在确认半径5000米范围内没有人类的情况下,再收拢羽翅,时速300公里,一冲而下……

我不需要群居,不需要社会关系,我甚至都没有一个鹰类社会。我的亲人也像我一样,各自占据某个高崖,用目光统治山下大约100平方公里自己的领土。互相之间无需牵挂,无需扶持,也没有争吵、没有指责,当然也没有无心之失所造成的互相伤害。只需在黄昏时分闭目养神时互相思念,想象一下对方此时的样子。如果在飞行中偶遇,还离得很远时,就互相轻摇翅膀打个招呼,然后继续飞往自己的目的地。

当然对我来说,更为主要的是,我想叫就叫,想不叫就不叫,没有谁来审查我的叫声,这声叫得好,判定为正能量,那声叫得不好,判为负能量,更不会因为某个叫声而受到威胁和惩罚。虽然我大多数时候静默不语,但那也是自主选择而非外力强制。

作为一只鹰隼,我以个体为单位,生活在自己的独立领地,我就是自己的国王。除过创造生命和世界的造物主,没有谁能成为我的主宰,强制我赞美、讴歌,更不可能有谁将自己那一套愚蠢的说辞向我的头脑里灌输,让我变得愚蠢、变得怯懦,生活在恐惧中。

随着人类活动范围的扩大和频繁,土壤、空气、水体都被污染了,从捕猎的移动食物中,我也能敏感地品尝到各种污染物的存在,口感不同以往。我所捕猎的食物,它们只能依赖土地、空气和水体而生存,它们细胞中的污染物也在不可避免地日积月累。作为一只鹰,我也有自己的办法,那就是飞往人类更少、更加寒冷的所在,另觅一处更高的山崖。总之只要远离人类,我就安全。例如只要尽可能地远离人类,就不可能遭遇猎枪,或者误入陷阱,最终被驯化为他们手中的狩猎工具。如果我遭此厄运,就用绝食来惩罚自己的愚蠢,直到饿死。

当我变老,更换的新喙都已无力撕裂食物时,我就展开翅膀,飞到一处地面生物不可能达到的隐秘地点,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死亡将临,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是的,如果有选择,我宁愿是一只孤独的鹰隼,远离人类,或蹲守崖头,或孤身翱翔。

2019-10-30

有启发就赞赏一下

赞赏楼主的人

3 0

正在更改排序... 加载失败,点击重新加载
凯迪 这里启发深知、这里产生共鸣 都翻到这儿了,下载个凯迪吧 下载

分享:

打开凯迪APP,查看更多跟帖(15)

秦耕 秦耕的其他帖文

更多好看内容

加载更多...
不过瘾?!打开凯迪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