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

发现信息价值
立即打开

“我读《荀子.正名篇》”节选

民主顶个球

民主顶个球

2019.10.15 12:19 原创发表在 文化散论

(按)去年末我开始写我读《荀子》系列,共写了三篇,为“性恶篇”、“正名篇”和“礼论篇”。写完这三篇,我对荀子的敬佩之心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先秦诸子带给了我太多惊喜,从《道德经》到《韩非子》,我是读一个爱一个,深深地被前人的智慧所折服。这一阵子常常看到网友们在谈论逻辑概念之事,不禁想到荀子的“正名篇”。

在先秦诸派中,有一派叫“名家”,就是讨论逻辑和概念的。名家之书,我看得不多,对它们不太了解,但荀子的“正名篇”已经把逻辑和概念阐述得很深刻了。荀子可以说是集名家的大成者,“正名篇”的前半部分从学术上讨论名称和事物的关系,十分精彩。

此贴是“我读《荀子.正名篇》”前八章节,看看荀子是如何围绕着命名展开论述的,或者可以给我们不少提示。


我读《荀子.正名篇》(1至4章节)

(1)后王之成名:刑名从商,爵名从周,文名从礼,散名之加于万物者,则从诸夏之成俗曲期。远方异俗之乡,则因之而为通。散名之在人者:生之所以然者谓之性;性之和所生,精合感应,不事而自然谓之性。性之好、恶、喜、怒、哀、乐,谓之情;情然而心为之择,谓之虑;心虑而能为之动,谓之伪。虑积焉,能习焉,而后成谓之伪。正利而为谓之事,正义而为谓之行。所以知之在人者谓之知,知有所合谓之智。所以能之在人者谓之能,能有所合谓之能。性伤谓之病,节遇谓之命。是散名之在人者也,是后王之成名也。

荀子想讨论的是“散名之在人者”的这一部分,其它的名,皆有定数:刑法的名称依从商朝,爵位的名称依从周朝,礼仪制度的名称依从《礼经》(“文”,文礼之文,指礼仪制度。《礼经》,春秋战国时代一部分礼制的汇编,为六经之一),而其它万事万物的名称(散名),依从华夏各国业已形成的习俗或共同的约定(“曲”,周遍义。“期”,约定义)。远方不同风俗的地方,依靠这些名称进行交流。荀子对以上这些命名没有意见,后王(如今的君主)不需要另行规则,承袭传统就好。接下来荀子对“散名在之人者”的“名”作讨论。

“散名在之人者”,和人自身相关的名称,这些名称产生得比较晚,因此这些名称的意义还是模糊的,需要定义。荀子接下来定义了十二种名:性、情、虑、伪、事、行、知、智、能、病、命。(“能”是两个名)这段话大部分都好理解。“正利”和“正义”中的“正”是追求的意思,这两句可以翻译为:为了功利去做的叫事,为了道义去做的叫行。接下来两个“合”是应验、检验的意思,引申为在实际生活中运用。知道什么叫知识,在实际生活中运用这些知识叫智慧。能做什么叫能力,在实际生活运用这些能力叫才能。人的天性受到伤害叫病,不同的人生阶段遇到不同的事叫命。

值得注意的是,荀子定义先天为性,后天为伪,但是性和伪是有内的联系的:有性才有情,有情才有虑,有虑才有伪。而在《性恶篇》里,性和伪是完全对立的,顺情则为性,逆情则为伪。

最后一句是说:关于人自身的那些名称,是现代君主制定的。意思是没有前例可询,这些名词代表的观念是新产生的,所以需要如今的君主谨慎对待。新的观念、新的名词的产生,代表着这个社会文明大大的向前迈进了一步。荀子讨论这些名词,可以说他开创了新的学术思想。后人评价荀子是当时的“最为老师”(最好的学者),确实如此。

(2)故王者之制名,名定而实辨,道行而志通,则慎率民而一焉。故析辞擅作名,以乱正名,使民疑惑,人多辨讼,则谓之大奸。其罪犹为符节度量之罪也。故其民莫敢托为奇辞以乱正名,故其民悫;悫则易使,易使则公。其民莫敢托为奇辞以乱正名,故壹于道法,而谨于循令矣。如是则其迹长矣。迹长功成,治之极也。是谨于守名约之功也。

这些名称的制定在政治上十分重要,名称确定了,它所指的意义就清晰了,命名的原则(这里的“道”特指命名之道)确定了,大家就能互相沟通了(志,意愿的意思),这样君主治理天下才能前后一致。“率民而一”,是指官方的说法不会变来变去。官员随心所欲地解释名词,会对民众造成伤害。所以玩弄词句擅自定义,用错误的解释代替正确的解释,使民众疑惑不解,使许多人争辩不休(“讼”,争义),这样的人是大奸之人,他的罪和伪造信符与度量衡的罪一样。荀子认识到概念的正确是施政的基础,名词定义得模糊或者错误就会给掌握着权力的官员留下偷奸耍滑的空间。

“名定而实辨,道行而志通”,其结果是人们达成共识,官不欺民,民也不敢借着荒谬的言论来扭曲词的本义。《史记·孝文本纪》:“法正则民悫。”“悫”,诚实的意思。因为法令解释明确,民众就会诚实,因此民众遵纪守法,君主的治理就会有成绩(“公”,应是“功”字)。接下来的“壹于道法,而谨于循令”也是遵纪守法的意思,这样君主的治理才能长久地继续下去(“迹”,本义是脚印)。治理长久而且有成绩,是治国的最好结果啊,这是因为谨慎地制定出名称并遵守它的原因啊。(“名约”,以名约之的意思。)

荀子把正名,即正确的定义名词看得多么重要,由这章可以看出来。正确的命名,就象符节度量,没有它就没有规则,大家各说各话,纷争不休。荀子在试图为社会建立了个理性的秩序,这第一步就从正名开始。

(3)今圣王没,名守慢,奇辞起,名实乱,是非之形不明,则虽守法之吏,诵数之儒,亦皆乱也。若有王者起,必将有循于旧名,有作于新名。然则所为有名,与所缘以同异,与制名之枢要,不可不察也。

荀子说了制名的重要性,接下来说现实的情况。今天名国的国君不如古之圣王,轻视守名之道,社会上充斥着荒谬的言论,名实不符,人们不知道如何分辨是非,即使有守法的官吏,讲解典章制度的儒生,社会的秩序还是会通通乱掉。最可怕的社会是没有共识的社会,这时“奇辞起,名实乱”,皆因君主“名守慢”(“慢”是懈怠的意思),民众无法理性的沟通,各说各话,“是非之形不明”。

荀子希望君主一方面因循旧有的名称,一方面制定新的名称,以息争论。制订新的名称,就要想清楚命名的道理,荀子提出三点:要先思考为什么要制定这个名(所为有名),根据什么来判断事物之间的同和异(所缘以同异),以及定义这名时要领是什么(制名之枢要),就不得不想清楚了。

(4)异形离心交喻,异物名实玄纽,贵贱不明,同异不别;如是则志必有不喻之患,而事必有困废之祸。故知者为之分别制名以指实,上以明贵贱,下以辨同异。贵贱明同异别,如是则志无不喻之患,事无困废之祸,此所为有名也。

这段讲的是为什么要制名。老子说:“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无名,则混为一谈;有名,则明贵贱、别同异。如果“异形”、“异物”不以名作区分,那么人心中的想法就有表达不出来的可能,事也有办不成的可能。这是在说概念的重要性,只有概念清楚了,人的思维才能清楚,人所想所为才会有条理。“离心交喻”和“名实玄纽”是一个意思,指不分辨差异,一视同仁的意思,至于具体怎么翻译,比较难,看了不同的翻译,都觉得不好。

所以智者为不同的事物取不同的名称,使名实一一对应,以明贵贱,以别同异,这样人心中的想法就没有表达不出来的可能,事情也没有做不成功的可能,这就是为什么要制名的原因。这个道理和我们认识自然界的道理一样,我们为自然万物命名,因为自然万物的禀性不同,比如水有水性,火有火性,如果我们不分辩水和火的差异,哪里谈得上对它们有认识呢?

有启发就赞赏一下

赞赏楼主的人

0 0

正在更改排序... 加载失败,点击重新加载
凯迪 这里启发深知、这里产生共鸣 都翻到这儿了,下载个凯迪吧 下载

分享:

打开凯迪APP,查看更多跟帖(5)

民主顶个球 民主顶个球的其他帖文

更多好看内容

加载更多...
不过瘾?!打开凯迪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