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

发现信息价值
立即打开

“先生”的老师——马相伯

往事如烟乎

往事如烟乎 原创作者

2018.03.06 16:28 原创发表在 文化散论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央视大型纪录片《先生》一推出,我就迫不及待地看了。看完之后,我倒觉得更应该把马相伯先生放在第一位,因为,第一,很多人不熟悉他;再者,马相伯先生是很诸多先生(如蔡元培等)的老师!






01.

马相伯先生于1840年4月17日出生在江苏丹阳的一个天主教世家。

1851年马相伯12岁。他作出了一个决定:徒步走到上海去求学。这位12岁的丹阳少年意气风发地独自向两百多公里外的城市上海出发了——他想见识这个广阔的世界。

他一头钻进上海徐汇一所教会学校,苦学法语、拉丁语、希腊语等七国语言,同时攻读哲学、神学、数理和天文等学科。结果,他成了中国那个时代第一个能够熟练运用7国语言的人才。

到了1870年,他整30岁,当年那个独自出门的少年,已被授予神学博士。但是,到了而立之年的马相伯满肚子的学问,却无处施展。

马相伯本想献身教会,可外国人气势凛人,经常欺负中国人。36岁的马相伯一怒之下,决定出走。

既然不能在教会施展学问,实现抱负,那就索性从政。

1876年,马相伯敲开了直隶总督李鸿章的大门。

凭借熟练7国语言,马相伯追随李鸿章,担任助手和翻译。可晚清大厦将倾,马相伯跟着李鸿章签订一个个“丧权辱国”的条约。

在谈判桌上,马相伯纵然用尽全力,代表国家唇枪舌剑来回斡旋,可回国之后,遇到的全部是冷眼,听到的是铺天盖地的“卖国贼”的骂声。就连自己的母亲,也不能理解儿子,甚至对外人说:“我不曾生过马相伯这样的儿子。”

在临终之前,马相伯想陪在母亲病榻旁,尽尽孝道,可母亲拒绝见他。直到去世,也不肯和儿子说一句话。在母亲的葬礼上,马相伯大哭不止。

他有一肚子委屈,这一生,他全部的努力和抱负没有得到一个人的承认,就连自己的母亲,也不原谅自己!

02

后来马相伯去了一趟欧洲,访问了几所著名学府。此次欧美之行看到欧美之强盛,他认识到,“自强之道,以作育人才为本,求才之道,尤宜以设立学堂为先”。

1900年,马相伯已是60岁的老人,他感到自己的人生距离终点不远了。这时,他做了一生中最惊人的决定:将继承自长兄的松江、青浦等地的三千亩田产捐献给耶稣会,作为创办“中西大学堂”的基金,且立下字据,“自献之后,永无反悔”。这是他感到人生不久、亟需完成办学愿望的破釜沉舟之举!

殊不知,他悲壮而辉煌的人生这才刚刚开始!

1901年秋天,33岁的蔡元培到上海担任南洋公学总教习,他来找马相伯学习拉丁语,马相伯很欢迎,岂知蔡元培一到,来学习的学生越来越多,马相伯的生命重新被点燃。

在耶稣会的支持下,马相伯办了震旦学院。这样,中国第一所私立学校被马相伯办了起来。那年是1905年,马相伯65岁。

大学问家梁启超听说马相伯出山办学,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在贺文中写道:“今乃始见我祖国得一完备有条理之私立学校,吾欲狂喜。”

于右任还是一个文学小青年的时候,因为写了嘲讽清政府的“反诗”《半哭半笑楼诗草》。被官府通缉,一路避难至上海。走投无路时,他找到马相伯老人门上,老人爱才,一见于右任,对他说:“今天你就可以入学震旦,我免收你的学费、膳费和宿费。”并谆谆教诲于右任:不以空言抒愤,救国必先科学。

几个月后,马相伯又把于右任叫到办公室,郑重地对他说:“我知道你过去教过几年书,现在你的学识足以做我的教学助手。从明天开始,你就是震旦的教师了!”

于右任热泪盈眶:马相伯老人不但收留他,还敢让这个朝廷通缉犯当老师!

于右任后来成为国民党元老,多名学校的创始人,可他时刻不忘马校长的收留教诲之恩,并将马相伯当做再生父母:“生我者父母,育我者先生!”

03

震旦学院成立两年后,投资方耶稣会只想教育传教士,而马相伯却希望教育出对国家有用之人。两方俱不相让,耶稣会一怒之下不但解散了学院,还驱逐马相伯老人,甚至找人将老人架到医院“被住院”。

无书可读的学生们纷纷表态:“我们誓死和马校长站在一起,可以无震旦,不可无校长……”

于右任带着同学们到医院找到马相伯,大家一见到老人,就齐齐全部跪下了:“校长,我们没书可读了。”

听到这句话,老人哭了——偌大的中国竟然摆不下一张小小的课桌!

为了让孩子们有书可读,上海街头,常常能看到一个老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东奔西走,到处游说筹集款项:“国家再穷,可学生们总该有书读啊!”

1905年中秋节,老人终于得到了社会的支持。在吴淞废弃的提督衙门,破破烂烂的屋舍里,一个老人,一百多个学生,没有桌子、没有椅子,只有一块黑板,这就是现在名校复旦大学的前身复旦公学。校名“复旦”二字出自《尚书大传·虞夏传》名句“日月光华,旦复旦兮”,意在自强不息,这里寄托着马相伯先生自主办学、教育强国的希望。

开学那天,300多名学生从各地赶来,甚至有学生坐火车从苏州前来,又走了一夜的路才到达学校。

马相伯为学校规定三条原则:崇尚科学,注重文艺,不谈教理。“欲革命救国,必自研究近代科学始;欲研究近代科学,必自通其语言文学始。有欲通其外国语言文学,以研究近代科学,而为革命救国之准备,请归我。”他重建了孔子以来“有教无类”的传统,只要有才华的人、愿意学的人,他一律收入门下。

马相伯担任复旦公学第一任校长。那年,马相伯65岁。

04

现在的复旦大学已经无比辉煌名闻遐迩,但知道“马相伯”者有几人?更鲜有人知道100多年前,一个65岁的老人,踽踽上海街头,筚路蓝缕,硬是凭一己之力办起了这所学校了!

从那时开始,只要说到让孩子读书,马相伯老人就来了劲。他拖着年迈的身体砥砺而为,不惜粉身碎骨。一生中,马相伯用一己之力兴办了复旦大学、辅仁大学、震旦女子文理学院、培根女校、启明女子中学。

1917年,当蔡元培第一次出任北大校长时,在中国掀起教育改革,首先邀请恩师马相伯老人北上,老人对蔡元培说:“所谓大学者,非校舍之大之谓,非学生年龄之大之谓,亦非教员薪水之大之谓,系道德高尚、学问渊深之谓也。”

马相伯老人所言,便是现代教育的全部内涵,他在中国第一个提出教育的普世价值,提出现代教育的平等、奋发和进取以及思想和自由。

谁也未曾想到,这个现代教育的践行者竟然是一位在60岁时,曾一度决定放弃人生追寻的落魄老人!在治国无门的失望中,在母亲死不闭眼的痛楚中,用佛陀般才有的献身精神,重新上路出发,影响了蔡元培、陶行知、梅贻琦等一代大教育家。

05

1937年,上海沦陷于日本人的铁蹄。那年马相伯老人97岁。人到了97岁,按道理应该不再出门,因为生命随时都会中止。可上海已经沦陷,九州大地全在硝烟战火之中。不当亡国奴,就只能一路逃难。97岁的马相伯老人被家人带着,气喘吁吁地四处逃亡。

1939年4月的一天,老人病了,他躺在病床上,虚弱不堪地问家人:“我们到哪里了?这里是中国吗?”

家人知道老人不想客死他乡,要死也想死在中国的版图上,可战乱的中国,哪里还有一块可以入土为安的地方呢?只好把他乡作故乡,于是家人骗他道:“现在我们已到达滇黔交界处了,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马相伯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一年,马相伯老人99岁,按照我国风俗,99岁即是虚龄百岁。当时全国各大城市(包括沦陷区)为老人举行了祝寿活动。第150期《良友》杂志把马相伯作为封面人物。在抗战进入艰难期的当时,让马相伯出现在《良友》上,不仅是向这位“国家之光,人类之瑞”致敬,更是中华民族古老而不屈的象征。那时候,马相伯的照片被挂在几乎每个照相馆里,一脸的“福相”。

在重庆,时任国民政府监察部长的于右任,为自己的老师写下贺寿长文《百岁青年马相伯》,并手书贺联:“当全民族抗战之时,遥祝百龄,与将士同呼万岁;自新教育发明以来,宏开复旦,论精神独有千秋。”

马相伯因逃难滞留在越南谅山,亲自撰文回复各界对他的盛情:“国无宁日,民不聊生,老朽何为,流离异域,正愧无德无功,每嫌多寿多辱!救国重于祝寿,当团结御侮,愿拼老命和爱国人民一道抗日救亡。”

《国际新闻》主编胡愈之去采访他,面对烽烟四起国破山河的中国,老人不由得想起自己的一生,活了整整一百年,也见证了这个国家民不聊生的一百年。办教育好像学狗叫,目的都在警醒世人,他内心百感交集,突然泣不成声:“我是一条狗啊,叫了一百年,也没有把中国叫醒。”

年底的一天,马相伯叫来孙女马玉章。一看到孙女的脸,老人就哽咽了,他问马玉章:“爷爷没有给你留下一分钱,连你自己的钱也没有留给你……”说完这句,老人泣不成声。停了一会儿后,马相伯又开口:“你……你恨爷爷不恨?”

早在1914年,马玉章只有6个月大时,马相伯的儿子马君远病逝。于右任、邵力子等学生筹钱找到马相伯:“先生,玉章还小,这一万块钱,用来资助她日后的生活费和教育费吧。”

拿到这笔钱,马相伯转身就去创办了启明女子中学,没有给孙女留下一分钱。

对孙女的这份愧疚,马相伯一生深埋在心,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敢说出口。

11月4日晚,病床上的老人连日水米不进,在听到家人说到湘北大捷时,突然挣扎着坐起来,连呼几声“消息!消息!”然后,沉沉倒下,合上双眼。

临终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并未死在祖国,而是客死异国他乡!

马相伯活了一百岁,亲历晚清、民国、抗日三个时期,浮沉百年离乱,见证了无数个当政者的中国,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每走一步,他都是负重而行,历史在他身上鞭打出深深的伤口,他却像老狗一般喘息着办教育,育国人,叫了一百年,终于培养出了一批大师级人物,中国著名的气象学家竺可桢,民国艺术大师李叔同,国学大师陈寅恪,著名数学家胡敦复,中国第一任轻工业部部长黄炎培,政治家、教育家邵力子……

今日看来,中国缺少一味叫“马相伯”的药,这味药,叫读书人以一己之力的担当和勇气;这味药,叫大学教育的平等和自由;这味药,叫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即便如萤火,也发一份热,不必等待炬火,若世间无炬火,我便是炬火。

(改写自牛皮明明的《复旦大学创始人:我是一条狗,叫了一百年,也没有把中国叫醒》改写)

有启发就赞赏一下

赞赏楼主的人

4 0

正在更改排序... 加载失败,点击重新加载
加载更多
凯迪 这里启发深知、这里产生共鸣 都翻到这儿了,下载个凯迪吧 下载

分享:

加载下一页跟帖 打开凯迪APP,查看更多跟帖(80)

往事如烟乎 往事如烟乎的其他帖文

更多好看内容

加载更多...
不过瘾?!打开凯迪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