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

发现信息价值
立即打开

闹翻整个东北的毛振华,究竟有何来头?

黑猫子

黑猫子

2018.01.04 14:48 转帖发表在 猫眼看人

2018年的开端就是热闹。

那个很火的视频估计大家都看过了,身穿白色羽绒服,被一帮人凑拥在中间的矮个中年胖子毛振华,站在镜头前大声叫板亚布力管委会,引发海量关注,包括潘石屹在内的很多企业家、学者都发声力挺。

企业还在别人的地面上,就胆敢这样手撕地方机构,这毛振华究竟是谁?一条视频就搅动东北,哪来如此能量?

1

毛振华怎么也没想到,去年6月他捐资5000万的振华楼在武汉大学交付使用,半年后他就不得不像个窦娥一样,利用互联网为自己喊冤。

一边是成功的企业家,另一边却成了受人欺负的冤大头,毛振华的双重身份不止这些,他既是中诚信公司董事长,又是中国人大经济研究所所长,一手是企业家,一手是学者。

毛振华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系,是武大帮成员之一,与陈东升、田源等一起,拜在经济学泰斗董辅礽门下。

毛振华是湖北石首县的农民儿子,1979年,以全县高考第一的成绩进入武汉大学经济系,那一年,毛振华年仅15岁,典型的少年天才。

4年后毕业,19岁的毛振华进入湖北省统计局,再一年后调任省政策研究室,随后年年提拔,并调往海南,24岁时,成为海南最年轻的处级干部,参与起草海南建省后的第一份省政府工作报告。再2年后,又调往国务院政策研究室。

24岁官至处级,就是放到今天,也是个奇迹。

但在1992邓老爷子南巡那年,在体制内浸淫了9年的毛振华,决定离开体制下海经商,成为“九二派”一员,那一年他28岁。

那一年,与毛振华一起下海的,还有同班同学兼老乡陈东升。顺便插一句,陈东升的第二任夫人就是毛氏后人孔冬梅,他掌控的泰康人寿位列内地第6。

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毛振华几乎天天都骑着自行车,到陈东升家里,激动兴奋,两人常常彻夜长谈。 最终,毛振华将创业方向定在了信用评级领域,陈东升则在保险与拍卖行业发力。

毛振华至今也忘不掉,中诚信成立时的盛况。

公司成立的发布会是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到场的部级官员就有好几位,而公司的12个股东都具有国资背景,隶属金融银行证券信托等。

而更厉害的是,公司成立的仪式竟然登上了当时的央视《新闻联播》,毛振华当时的风光可见一斑。

2

这么多优质资源的加持,公司的业务自然蒸蒸日上。

但仅仅2年后,毛振华就差点被人踢出这个他一手创办的公司。

因为中诚信虽然是毛振华一手打造的,但他却不是股东。1994年,公司董事会让全体股东投票,决定毛振华的去留。

关键时刻,又是同学兼老乡陈东升出手。

从创业之初,毛振华陈东升这对难兄难弟就约定,双方成立公司,并且相互在对方的公司里持股,所以陈东升也是中诚信的副董事长。

正是当初的这个决定,挽救了命悬一线的毛振华。

这个危机过去刚5年,1999年,毛振华又与中纪委拉上了关系。不过,这可不是好关系。

中诚信在成立时,有12个国资背景的股东,这就决定了公司的性质是国有,后来,毛振华对公司进行了改制。但就因为这个,被人举报在改制时涉嫌侵吞国有资产。

毛振华因此协助调查整整8个月。

这8个月里,毛振华被中纪委限制在北京房山的一个小宾馆里,不得与外界接触,连电视都不准看,每天能做的,就是困在宾馆房间里看天花板。

这样的日子过了6个月,6个月之后,毛振华才准许看电视。所以在最后的2个月里,毛振华每天通宵看电视,那段时间他看了这辈子最多的电视剧。

8个月后,没查出问题的毛振华被释放回家。

被审查前,妻子已经怀孕,结束审查回家时,孩子已经半岁。抱着孩子,毛振华恍若隔世。

这8个月里,毛振华想通了许多事,毛振华说:

到最后,你会发现,做企业的人,在公权力面前,就是狗屎。你以为你做企业很光鲜很有创造力为国家为家庭创造了价值。

没成想,19年前想通的道理,19年后再次在毛振华身上上演。

3

毛振华兄弟3个,分别叫毛振华,毛振亚,毛振东。老二毛振亚解放军蚌埠汽车运输管理学院毕业,连职干部。

从穷山沟里出来的毛振华,自然感激武大,没有武大,就没有他毛振华的今天,所以,成功之后的毛振华积极反哺母校。

2012年,他捐资5000万给武大建人文社科楼,2017年6月,振华楼落成使用。



除了毛振华,还有泰康人寿的陈东升,小米的雷军,融创的孙宏斌等等,人数大约为8万人,被称之为武大商帮,掌控的资产惊人。

是知识让毛振华开阔了眼界,所以成功之后,毛振华决定回馈教育,2007年,开始淡出公司经营,出任中国人大经济研究所所长,专注宏观经济研究。

所以,纵观毛振华大学毕业后的34年,他先后经历了2次身份巨变,一次是1992年的弃政从商,再就是2007年的弃商从学,先后跨界政、商、学3个领域。

毛振华可能想不到,研究宏观经济10年的自己,东北的山沟沟却给他上了一堂更为生动,又活生生的政商经济课。

很显然,这堂社会课程就连这个经济学博士,经济研究所所长的毛振华也无力解答,他能做的,就只有向外界呼喊求救。

这是毛振华的悲哀,还是东北的悲哀,或者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有启发就赞赏一下

赞赏楼主的人

2 0

正在更改排序... 加载失败,点击重新加载
凯迪 这里启发深知、这里产生共鸣 都翻到这儿了,下载个凯迪吧 下载

分享:

打开凯迪APP,查看更多跟帖(3)

黑猫子 黑猫子的其他帖文

更多好看内容

加载更多...
不过瘾?!打开凯迪看更多精彩内容